新聞稿.黨務公告活動資訊主張論述媒體發表宣傳素材參考資料
2019-08-12 【課綱讓證據說話,「台澎地位未定」記者會】新聞稿(中央黨部)
【課綱讓證據說話,「台澎地位未定」記者會】中文新聞稿

日前紅媒中國時報以巨大篇幅報導南一版、龍騰版歷史課本中提到「台灣地位未定論」,並藉此指控民進黨在新課綱中放入「台灣地位未定論」是要為「台獨」鋪路云云,而馬英九更在公開場合指控「台灣未定論」是「胡說」。

當然,關於台灣法理地位的說法很多。除了此次成為焦點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之外,還有每一個受過中華民國政權歷史教育的人都很熟悉的「台灣光復論」,以及目前許多本土派人士所接受的「有效自決論」等等。

不過,台澎黨做為台灣目前唯一一個從史實及國際法角度推動台澎自決建國的政黨,在此必須嚴正強調:台灣的國際法法理地位就是「未定」,「台灣地位未定」並不是一個「論點」,而是一個透過國際法上的法律程序及法律文書建構出來的法律狀態。「台灣地位未定」這個法律狀態,絕非紅媒氣急敗壞的指控,或中華黨國權貴、御用學者的幾句話所能否定的。

有很多人習慣說「台灣地位未定論」。但「台灣地位未定」並不是「論」,而是依據日本與 48 個盟軍成員於 1951 年 9月 8 日簽署,翌年 4 月 28 日生效的《舊金山和約》建構出來的國際法法律狀態,而且連中華民國政權自己都不敢否定這個狀態!

中華民國政權下的中國國民黨及許多大中國主義御用學者向來主張,依據《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及《降伏文書》,台澎主權已經在 1945 年因為「台灣光復」而回歸「中華民國」這個「祖國」的懷抱,而《中日台北條約》則進一步確認台澎主權已經歸還給「中華民國」云云。而中華民國政權長期以來就利用歷史教材將這種論點灌輸進台灣人腦裡。

然而,從 2016 年中華民國政權國史館解密開放的歷史文獻中,我們清楚看到中華民國政權行憲後第一任總統蔣介石在 1949 年 1 月 12 日發電報給當時所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陳誠,明白指出台澎只不過是「我國(中華民國)一托管地性質」。(附件一)

從國際法的角度,既然台澎在 1949 年對中華民國政權而言只是托管地,就表示中華民國政權當時並沒有台澎主權,那所謂「1945 年台灣光復」當然就只是欺騙台澎住民的謊言!此外,既然台澎主權並沒有在 1945 年「回歸祖國」,那說「《中日台北條約》確認了台澎主權已經歸還給中華民國」的論點自然也站不住腳。

其實,中華民國政權自己也不承認「《中日台北條約》確認了台澎主權已經歸還給中華民國」這個謬論。因為,在中華民國政權外交部 1952 年提出的《議定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總報告書》中,明白指出「查金山和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灣澎湖而未明定其誰屬,此點自非中日和約所能補救。」(附件二)

從國際法的角度,倘若《中日台北和約》是在「確認台澎主權已經歸還給中華民國」,表示台澎主權在和約簽訂前已經屬於中華民國。那「金山和約僅規定日本放棄台灣澎湖而未明定其誰屬」怎麼會需要去「補救」呢?此外,在《中日台北和約》中與台澎主權有關的條文裡,我們只看到締約雙方承認日本已經依據舊金山和約放棄台澎主權,但找不到任何文字顯示雙方有意透過該條約來確認台澎主權已歸屬於中華民國。

我們也聽過有人將《舊金山和約》中要求日本放棄台澎主權的條文解釋成在「確認台澎主權在簽訂前已歸屬於中華民國」。但如果連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都明白否定台灣光復的存在,說台澎只不過是一「托管地」,《舊金山和約》又要如何去確認台澎主權已經歸屬於中華民國呢?

另外,在中華民國政權外交部 1951 年 4 月送交該政權立法院的《關於美方所提對日和約稿之說帖》中,更明白指出「查美方對於台灣澎湖之最後處置,不欲在此時於和約中予以規定,其意顯在使台灣地位問題懸而不決,以為其協防台灣之舉,留一法律上之根據…。倘此時於對日和約中明文規定日本將台灣澎湖歸還於我,則於和約對我生效後,台灣澎湖在法律上之地位,即與大陸任何一行省無異,屆時美國如仍繼續協防台灣,除明認中共與蘇聯實為一體,共匪之攻台即為蘇聯之攻台,故不得不予防止外,即係干涉我國內政。」(附件三)

換句話說,中華民國政權非常清楚《舊金山和約》在設計上就是要讓台澎的法理主權處於歸屬未定的狀態。其根本目的就是要讓身為中國政權的中華民國政權無法為中國取得台澎主權,以免台澎成為中國內戰的戰場,確保他國在中共武力犯台時協防台灣的動作不會造成「干涉他國內政」的爭議。

由此可知,所謂「《舊金山和約》是在『確認台澎主權在簽訂前已歸屬於中華民國』」的論點,顯然昧於事實且與法理不符。

依據前述史實、歷史文獻及法理探討,唯一不會自我矛盾、有利於保護台澎安全且有助於自決建國的合理觀點,就是:台澎主權並沒有在 1945 年因為所謂的「台灣光復」回歸中華民國。1951 年簽署的《舊金山和約》生效後使台澎在國際法上處於地位未定的狀態,而沒有簽署《舊金山和約》的中華民國政權則透過在 1952 年簽署《中日台北和約》來承認並接受《舊金山和約》中使台澎地位未定的安排。

當然,目前有不少本土派人士認為,由於中華民國政權在解嚴後已經民主化、自由化,台灣人也已經透過長期參與該政權舉辦的選舉,乃至於當選該政權最高領導人完成了所謂「有效自決」。所以中華民國政權已經取得台澎主權,是台澎住民的國家。但這樣的論點不僅無法讓台澎成為主權獨立國家,而且相當危險。

因為,從中華民國政權的自我定位、領土主張、憲政制度,乃至於國際外交關係來看,它始終是一個中國政權。而目前與該政權有所謂外交關係的國家,也是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與該政權往來,並承認該政權是中國代表政府(附件四)。


換句話說,即使中華民國政權目前由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執政,它仍舊是一個中國政權。若主張該政權擁有台澎主權,就無異於主張「台澎是中國領土」、「台澎是中國內戰的戰場」。一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未來武裝犯台,這樣的主張也會讓其他想伸出援手的國家面臨「干涉中國內政」的窘境。其實,在 1951 年讓中華民國政權接受「台灣地位未定」的理由在 68 年後的今天同樣成立。而「台灣地位未定」在今天也能發揮相同的保護作用。現在主張台澎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政權並沒有好處。

而更重要的一點是,台澎原本是日本的殖民地。在二戰後「去殖民化」的國際共識下,在日本於《舊金山和約》放棄台澎主權之後,原居在此的台澎住民無疑擁有決定這塊土地未來的「自決權」,可以行使自決權來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國家。

「台灣地位未定」是歷史事實,是法律狀態,是台灣法理地位的真相,更是讓台澎住民得以依據二戰後「去殖民化」的國際共識行使自決權建國、使台澎成為一個真正的主權獨立國家的堅實基礎。然而,即使在本土派政黨執政的今天,在中華民國政權的課綱裡,「台灣地位未定」這個歷史事實與法律真相還是只能以「多元史觀」中的「某個觀點/另類觀點/非主流觀點」的形式存在,破綻百出的「台灣光復論」仍舊霸佔著「真相」的位子。不過,台澎黨會繼續揭發事實,讓中華民國政權講出真相、不再說謊。

最後,台澎黨要鄭重向身為中華民國政權執政黨的民進黨提出呼籲:是非不分地將2+2=4和2+2=5同時呈現,並不叫「多元」,而是「鄉愿/假中立」。台澎黨期盼民進黨展現身為最大本土政黨的氣魄,勇於揭發真相,努力喚醒被黨國洗腦教育矇蔽的民眾,帶領大家一起攜手建立一個真正能讓大家安居樂業的國家。別耽溺於中國流亡政權執政黨的身分,請以成為台澎新國家的開國政黨自許。

2019-06-30 【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黨(台澎黨)成立大會】新聞稿(中央黨部)
2019-06-19 【寄封信給舊金山和約簽約國】新聞稿(籌備處)
2019-04-28 【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黨-組黨記者會】新聞稿(籌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