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活動資訊媒體露出黨務公告主張論述宣傳素材參考資料
2019-09-10 【大清公債與斷交危機-暴露中華民國真身記者會】新聞稿(中央黨部)
【大清公債與斷交危機-暴露中華民國真身記者會】中文新聞稿

日前,彭博新聞報導指出美國政府將代表人民,向中國追討大清帝國積欠的一兆美元公債,以及1949年之前,中華民國所發行的黃金抵押公債。

美國政府這項舉動,其目的主要是為了在與中國的貿易戰中,進一步增加自己的競爭籌碼。由於台灣與美國在經濟方面有緊密的合作關係,所以有必要注意這項消息。不過,這則消息對台灣人來說,其實還具有另一項更重要的意義,也就是清楚地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中華民國政權和大清帝國「一脈相承」的關係,乃至於中華民國政權的中國流亡政權本質。

許多台灣人相信「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叫中華民國」,而且「中華民國不是中國」。但從這件事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到,美國之所以會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清償大清公債,就是因為這筆公債是「中國」的債務,大清帝國政府、1912 年出現的中華民國政府,以及 1949 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全都是「中國政府」,所以,美國可以向她現在所承認的「唯一合法中國政府」,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追討當年身為「中國代表政府」的大清帝國政府所發行的「中國公債」,以及當年身為「中國代表政府」的中華民國政府所發行的「中國黃金抵押公債」。

換句話說,正因為目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在 1949 年以前是世界公認的中國政府,所以她所發行的黃金抵押公債,會成為宣稱自己繼承中華民國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所必須繼承的「中國」債務。

但問題是,中華民國政權在 1949 年之後就不在是中國政權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從中華民國政權的法律中,我們可以看到中華民國政權仍舊認為自己是 1949 年以前中國各項債務的債務人。

如:

  • 《民國二十三年六釐英金庚款公債條例》(1934.05.28)
  • 《民國二十三年第一期鐵路建設公債條例》(1934.04.30)
  • 《第二期鐵路建設公債條例》(1936.01.30)
  • 《第三期鐵路建設公債條例》(1936.02.25)
  • 《民國二十六年京贛鐵路建設公債條例》(1937.12.22)
  • 《民國三十六年美金公債條例》(1947.03.29)
  • 《民國三十八年黃金短期公債條例》(1949.01.19)
  • 《民國三十八年整理美金公債條例》(1949.06.23)

這些全部都是中華民國政權 1949 年 12 月流亡到台灣之前在中國本土所發行,目前還合法有效,而且中華民國政權承認的債務。

而更荒謬的是,依據中華民國政權《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 63 條第 3 項第 1 款的規定,「民國三十八年以前在大陸發行尚未清償之外幣債券及民國三十八年黃金短期公債」還是屬於「國家統一前」不予處理的債務!

如果中華民國政權在 1949 年之後就已經與中國無關,如果中華民國政權在 1949 年之後就已經不再是中國政權,她何必承認這些「中國」公債?又怎麼會有在「國家統一前」不處理這些「中國」公債的問題呢?

從美國打算向宣稱自己繼承中華民國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追討中華民國政權在 1949 年以前發行的黃金抵押公債,以及中華民國政權至今仍承認當年發行的黃金抵押公債,且將「國家統一」訂為處理條件,我們可以知道中華民國政權就是中國政權,而且是以「統一」為目標的中國政權。

除了美國計畫追討大清公債、中華民國黃金抵押公債的議題外,近期也傳出與索羅門群島邦交可能生變的消息。

在相關報導中,我們注意到新聞媒體多半將索羅門群島稱呼為「台灣的邦交國」,並以「斷交」來形容雙方關係可能發生的變化。

但台澎黨在此必須依據史實、台澎法理地位、國際法,以及中華民國政權的中國流亡政權本質,嚴正指出,目前眾人口中所謂的「台灣邦交國」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台灣』的邦交國」,而是「中國邦交國」!

索羅門群島與中華民國政權是在 1983 年 3 月 24 日簽署建交公報,當時尚未解除戒嚴,中華民國政權的執政黨是主張「反攻大陸、統一中國」的中國國民黨,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是中華民國台灣省人。所以,無論是中華民國政權、索羅門群島政府,還是當時的台澎居民,都不認為這個外交關係是「台灣」的外交關係,而是「正統中國」的外交關係。

而從 1983 年簽署建交公報到今天,中華民國政權從未公開宣布自己已經不再是中國政權,也不曾向索羅門群島宣布自己並非中國代表政府,而無論是 1983 年還是 2019 年,對索羅門群島而言,中華民國政權始終都只是一個目前位在台灣的中國政權。

其實,如果仔細去檢視目前中華民國政權所有的邦交國,我們會發現對這些國家來說,它們在外交上所做的選擇,始終是在中華民國政權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中,選一個承認是中國代表政府,而不是去選擇要跟「中國」還是「台灣」建交。

從在網路上列明自身外交關係的國家的政府官方網站上,我們一再看到這些新聞媒體口中的「台灣邦交國」以和「中國」、「中國(台灣)」的方式來描述彼此的外交關係。而從這些所謂的「邦交國」跟中華民國政權進行正式外交往來的時間點來看,許多外交關係只有可能是「中國」的外交關係,而不會是「台灣」的外交關係。例如 1930 年建交的尼加拉瓜、1933 年建交的瓜地馬拉、1941 年建交的宏都拉斯、1942 年建交的梵諦岡,全都是中華民國政權還在中國本土的時候建立的外交關係,這些只會是中國的外交關係。

而從尼加拉瓜 (1985)、聖露西亞 (1997)、諾魯 (2002) 等國曾經先後停止承認中華民國政權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接者又回頭承認中華民國政權停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的歷史來看,更證明了對這些中華民國政權的所謂「邦交國」來說,中華民國政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具有相同的性質,是可以被它們承認是中國代表政府的中國政權。而且,因為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代表政府,所以世界各國被迫只能在中華民國政權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之中選擇一個承認,而無法同時承認、同時建交。

中華民國政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在外交關係上的「零和」關係,以及中華民國政權的「邦交國」呈現彼此關係的方式,清楚地告訴我們,中華民國政權的邦交國,絕對不是「台灣」的邦交國,而是「中國」的邦交國,這些邦交國並不是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而是承認「目前在台灣,備受中華民國台灣省人愛戴的中華民國政權是中國代表政府」。

當然,這幾十年來我們看到像這樣的「邦交國」數量一直不斷在減少。然而,正如同一個人不會因為沒有朋友就從世界上消失或變成另一個人,即使這個「邦交國」的數字歸零,中華民國流亡政權也不會從世界消失,或變成一個屬於台澎住民、擁有台澎主權、與中國無關的主權獨立國家。

七十多年來,被中華民國流亡政權成功殖民洗腦同化的台澎人,為了協助中華民國流亡政權維持屬於「中國」的外交關係而勞心勞力。我們不能讓這樣的騙局再繼續下去了!該是讓台澎住民瞭解真相、看穿騙局,讓台澎住民以自己的雙手建立真正屬於自己的主權獨立國家,打造真正屬於台灣的外交關係的時候了!

2019-08-12 【課綱讓證據說話,「台澎地位未定」記者會】新聞稿(中央黨部)
2019-06-30 【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黨(台澎黨)成立大會】新聞稿(中央黨部)
2019-06-19 【寄封信給舊金山和約簽約國】新聞稿(籌備處)
2019-04-28 【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黨-組黨記者會】新聞稿(籌備處)